打印

[古典] 【极品家丁同人之因果循环】1-3章 作者:大春袋系我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2

【极品家丁同人之因果循环】1-3章 作者:大春袋系我



作者:大春袋系我
2021年2月22日发表于SIS论坛
字数:11927
                第一章

  金陵城中最出名的府邸当然就是当今大华皇帝赵铮的生父林三的林府,而林
府最出名却不是林三,而是一众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夫人们。

  然而各位夫人们只是在府中各有自己的独立院落,却并非像寻常达官贵人的
三妻四妾那样每天只能在家中等待夫君归来。

  林三之所以能得多位美人的青睐,与自身才华固然有关,但很大部分是他与
这个时代与众不同的三观,他一直在和他的女人表达的观点就是女人并非男人的
私有财产,女人的地位也不应该比男人低,所以在他的府邸当中女人和男人是平
等相处,女眷都可以自由出门,没有什么风俗禁忌的约束,一句话概括就是他林
三不会限制大家什么不能做,只要自己怎么过得开心舒服怎么来就是了。

  不只是各位夫人,就是普通的丫鬟仆人也是一样。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开始各人还是被这样的惊世骇俗的言论震惊,后来慢
慢发现林三真的如此开放,也逐渐适应了。

  作为第一个按照林三的话来过日子的白莲圣母安碧如就是最不着家的一位夫
人,只要林三出远门的时候,安碧如就会后脚跟着也出远门去了,但她知道林三
出的远门其实就是去高丽或者突厥。

  家中的娇妻虽然颇有微词,可也不好在夫君面前如长舌妇般嚼舌头。

  安碧如的性格本来就不想其他妇人一般传统保守,「是小弟弟你自己说的男
女平等嘛,既然家中已经有这么多天仙般的美人娇妻还不知足,还在外面到处留
情,招蜂引蝶,那我作为你的魔女姐姐,哪能被你比下去呢,呵呵」安碧如就是
这样自我解释。

  「师妹,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坏人一走,你就跟着出远门了吗?」宁雨昔
在廊道中看到安碧如提着包袱后问。

  安碧如妩媚一笑,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师姐,小弟弟他都不在府上,
这两天我无聊得要死了,干脆就出去散散心呗,顺便回苗寨看看,师姐你不也一
样,过两天你要不就会回千绝峰,要不就会外出游历江湖,继续当『女侠』替天
行道嘛!」

  宁仙子一听精致的脸容微微一红道:「师妹你又笑话我了,我才不想当什么
「女侠」呢」。

  安碧如心知肚明但不揭穿,只是在旁微笑不语的看着,就像是说你就扯吧,
你继续编。宁仙子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好悻悻然说:「师妹你路上小心,别,
别玩得太疯了……」。

  安碧如贴在宁雨昔耳边小声道:「知道啦,师姐,我上次发现有个有趣的地
方,这次我先去探探情况,如果真的很好玩,下次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大世面哦。」

  宁雨昔虽然不知道师妹说的地方和大世面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了解师妹的性
格,当然领会到话语当中的深层意思,轻声道:「呸,我才不要见什么大世面,
要见你自己见吧。」说完就施展身法飘然离去。

  心里却是有些期待:大世面?比我上次见的还大吗?安碧如知道师姐只是还
抹不开面子,于是就提了提有些沉重的包袱径自离去。

  金陵城西郊三十里处,此处人烟稀少,方圆十里就一个樵夫在此居住,樵夫
叫李大根,四十岁,家里贫穷娶不起媳妇,平时就是自己上山砍柴后到城里换点
钱过日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只能偶尔有些小钱就买点最便宜的劣质酒水解解
馋,今天没钱买酒喝,随便对付完晚饭就早早趟床上睡觉。

  正要睡着时寂静中响起两声野猫的叫春声,李大根顿时没了睡意,也不穿好
衣服就跑去开门四处张望,望了半响也看见什么,只好转身低咕道:「哪来的野
猫在叫春。」

  正要关门时听到又是一声叫春声,他听到天籁般的女声响起:「这位施主,
贫尼路经此地发现一股妖气,恐怕有妖孽在此作恶呢,要不要贫尼施法帮你除妖
啊?」李大根边转头边说「哪里有妖怪啊?要化缘就……」滚字还没说出口,看
到一身素雅道服的女子就呆了。

  只见女道姑面带桃花微笑着,一身妖娆婀娜的身段,虽说身穿道服,那道服
却像是特意剪裁过,衣服紧贴身段,还看到衣领大开,中间一对豪乳只能遮挡半
边,那双豪乳中的深沟仿佛渊一般看不到底,双肩上只有一条细细的衣带吊着道
服,下身更是短到会露出半边屁股,从前面看甚至可以隐约看到一小片黑森林。

  李大根看呆了,虽说这女的不是第一次见,但这身衣裳还是给他带来极大的
震撼,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见他发呆也是意料中事,老娘就喜欢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于是也不说话,只是媚眼盯着李大根,然后故作羞涩地搔首弄姿任由李大根
一直对她视奸,半响后女子再一次问:「真没有妖怪?不需要我施法除妖嘛?」

  李大根回过神来急忙喊到:「有妖怪,这位师太,你行行好救救我啊,你看,
这妖怪都把我祸害成啥样了」说完只见他向前挺了挺腰,裤裆早已硬绑绑支起来
的帐篷又高了一分。

  女子见那帐篷后吃吃一笑「施主放心,有贫尼在,这妖怪飞不出我的手掌心」。

  李大根一脸淫笑:「这妖怪可厉害着,怕师太你撑不住啊」。

  女子眉毛一挑:「是嘛?贫尼道行高深,尽管放马过来就是,还等什么啊,
进屋施法吧」。

  女子迈着妖艳的猫步走向那破漏的草房,经过李大根身边时被他那布满老茧
的大手一把抓住那蜜桃般的肥臀时轻哼一声:「还不快来让我施法」。

  于是李大根一手抓着那臀贴着女子笑淫淫走向屋子,附近没人也懒得关门了。

  女子自然就是有魔女之称的安碧如,她这次出门的目的地也不是这里,不过
每次出门前她都会先过来这边「看看」这樵夫,原来李大根有一次在城里卖柴时
被人骗,没收到钱不说还被人打了一身,正缩在漏巷中苦兮兮的怨天尤人的时候
正好安碧如看见,了解情况后安碧如随手给了一些银子给他让他回家,但生性多
疑又无聊的安碧如索性尾随着他。

  跟着他回家后发现是自己多虑了,而且看他这副可伶模样就是一孤家寡人,
同时还发现屋里有一些物品表明李大根原来是个白莲教的信徒,于是现身并和李
大根聊了起来:「李大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又没媳妇,这日子怎么过啊?」李大
根一副木讷的模样,虽然安碧如是如天仙般美人,但也不敢多作妄想。

  无奈道:「俺家穷,又长成这鬼样子,哪能想娶什么媳妇啊,姑娘不瞒你说,
我原来是白莲教的信徒,每天都诚心祈祷这辈子能娶上个媳妇,帮我生个娃养老,
可能我家穷没钱能礼敬供奉,前几年这白莲教也销声匿迹了,现在还有啥指望呢,
混吃等死好咯」。

  安碧如本来就是苗寨出身,虽然是苗族的圣姑,但在以前的大华苗族也只是
被大华人歧视欺负的一类,所以她才走出苗寨和诚王合作,希望以白莲圣母的身
份去帮助那些同样受欺压的贫苦百姓。

  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白莲教了,但她却是白莲教圣母,看到李大根一副生无
可恋的悲惨状况也不禁心怀惭愧,安碧如思量片刻道:「李大哥,要不我帮帮你
吧。」

  李大根以为安碧如是想给她一些银子后就走了,仅剩的自尊心使他拒道:
「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自己一个大男人也能养活自己,就不劳你费心了」

  此时安碧如依偎在李大根身上,玉手轻握李大根裤裆,口吐如兰道:「我知
道你能养活你自己,但你的小弟弟怕是要吃自己呢,它不饿嘛?」

  没碰过女人的李大根在见到安碧如这样妖娆妩媚的女人的时候,裤裆里的鸡
巴早就一直擎天了,一路上回来还不断会想起她那仙子般的容貌和身材,心心念
念要是这仙女能操上一次死了都值了。

  没想到如今仙子主动挑逗,那腻死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一股从未闻过
的香气直冲鼻耳,顿时浑身鸡皮疙瘩一起,腿脚哆嗦着有点软了,但裤裆里被那
玉手轻握的鸡巴又硬涨了两分,舒体通泰得直直颤抖,直接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这
香艳旖旎的时刻,口中狂喊:「饿,饿,哦,哦哦哦,好鸡巴爽哦」。

  安碧如一握到李大根的鸡巴后先是一惊,这尺寸,也太大了吧,随后心中一
喜,不止大,还硬得不像话,看来不是能随便对付的样子,嗯,果然做好事还是
会有福报的。

  那就试试你的斤两吧。继续口吐如兰到:「呆子,还等什么,你想让我在这
里帮小弟弟吗?」李大根尽管无比享受现在的时光,但也想更进一步,于是试探
性的问:「床,床上?」安碧如娇羞道:「你说呢」下一刻轻呵一声:「你这色
鬼」

  只见李大根闻言一手抄起安碧如如平时扛木柴一样扛在肩上,快步走去那屋
子中的一张简陋大木床去。

  李大根走到床前一手拨开那破烂的被子,心急如焚地把安碧如丢在床上,也
顾不了心痛那仅剩不多的能穿出去的衣服,一把撕开丢在地上,露出一身精瘦的
腱子肉,终于挣脱约束的鸡巴呈现在安碧如面前,只见那鸡巴虽然从未开荤,鸡
巴直挺挺地贴着李大根的肚皮一柱擎天,龟头如鸡蛋大小,鸡巴显露出条条青根,
那长度就是李大根的大手双手前后握住也还有整个龟头露在外边,看那气势就仿
佛手握精悍铁枪要上阵杀敌般扑向安碧如,安碧如就算已经人事也心有戚戚想到:
这哪是小弟弟啊,这分明是大将军啊。

  于是抬起那笔直白嫩的玉腿抵住李大根说:「好哥哥,你这是什么啊,吓死
人家了。」

  李大根被身负武功的安碧如抵住向前不得,心急道:「这不是你说的小弟弟
嘛,它快饿死,仙子你行行好,给它吃吃吧。」边说边捉住安碧如另外一只腿,
不分青红皂白就舔了起来。

  安碧如玉足被偷袭顿时身子软了,说道:「好哥哥你弟弟再饿也要,哦,哦,
慢慢来嘛,哦,好酸,哦,轻点。」

  李大根边舔边向安碧如压上去,逐渐享受起来的安碧如也慢慢收回玉足,懒
声说道:「哦,轻点,慢,慢慢来,对,哦,就是这里。」

  只见李大根已捉着一双玉足从脚底到脚趾缝用舌头舔了不知多少遍,鸡巴也
压在安碧如两条腿中蹭来蹭去,虽然还隔那一身富贵人家才穿得起的轻丝绸缎,
但已经李大根活到现在从未体验过的舒爽快感,不知是李大根那鸡巴的马眼中流
出的白液还是安碧如被蹭到舒爽流出的淫水,那衣服上的胯部已经明显湿了,安
碧如显然很享受的说:「好哥哥,你还等什么啊。」

  但李大根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加快速度抽插,一下,两下,直到数十下后大
叫一声:「仙子啊我啊来啊来啦」安碧如闻言抬起头想让李大根停止,把老娘蹭
起瘾来怎么能这么快就完事了,不仅没吃肉,汤都还没喝上呢。

  结果一抬头望向两腿之间,突然一大股白色精液从李大根马眼喷涌而出,那
角度就像特意瞄准一样,直喷到安碧如那俏脸上,不仅脸上,连发髻上都沾染不
少,一,二,三,四足足四股腥臭的老处男初精一谷脑的喷出来,安碧如从一开
始的喷精被惊到艳唇张成O型,正好被那喷出的精液射进去,到后来已经被射到
眼前不得不闭上眼睛。

  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李大根在不停抽搐颤抖的身子,但口中精液腥臭味
直冲脑门,一时口不能言,心想:「这呆子的精液也太浓了吧,好吧,现在是喝
上汤了。」咕噜着吞咽下去,但由于精液太粘稠,一时半会还不能开口。

  只听李大根在一直大口喘息,半响后道:「仙子?你没事吧。」

  安碧如没好气道:「死鬼,还不拿水来帮我洗洗。」

  李大根闻言下床快步走出屋子。

  安碧如只好继续闭上眼睛趟床上养神。

  过了一阵子李大根走进来道:「仙子,水好了,洗洗吧。」

  安碧如本来是让李大根打盆水来洗脸,结果这呆子去烧水给她沐浴,安碧如
心想反正也要洗的,就让李大根带着过去了。

  到了澡盆边拿了条手帕先把脸上的精液洗去,睁眼一下,看到那澡盆足有普
通一家的两倍大,两个人坐进去也绰绰有余,再看一下李大根,那呆子胯下那根
枪丝毫没有软下去的迹象,顿时心喜:嗯,这还不错,不是银枪蜡杆头- 中看不
中用,看来还是又有吃,这次不会这么快缴械了吧。

  于是自言自语道:「好累啊,这腿都麻了,这荒山野岭的,上哪找人搓背啊。」
说罢还用手揉了揉肩膀。

  「仙子,要不,让俺来?」

  李大根说完不自觉的鸡巴挺了挺,安碧如歪头瞟了一眼,正好看到这一下,
心中好笑,说:「那还不快来帮我宽衣。」

                第二章

  刚刚才摆脱处男之身的大根一听到美人之言笑得合不拢嘴,手上动作不停,
一边轻柔的替安碧如宽衣解裙,一边趁机揩油吃豆腐。

  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才刚发泄完不久,心态上自然没之前怕到嘴的豆腐
飞了的着急心理。更何况他也没解过女人衣裳,还是如此妖艳动人的女人。

  结果安碧如身上本就没几件的轻丝楞是被他脱了一盏茶之久,那骚狐狸被吃
豆腐吃得娇喘连连,一双白嫩玉手也不闲着,一手手指时而轻握那夸张得吓人的
大鸡巴上下套弄,时而指尖轻刮鸡巴下面毛绒绒的黝黑睾丸,手法娴熟得如同妓
院里红牌花魁那拿手绝活,一手轻捏大根的乳头。

  还低头用牙轻咬另外一边乳头,期间不时骚叫道:「小弟弟不是很饿吗,吃
一下妹妹的豆腐就满足了?」

  「妹妹我可不喜欢吃亏,我想吃肉呢」。

  李大根哪里经历过这般阵仗,活到这般岁数才知道原来自己那对乳头也会如
此敏感,马眼分泌出的前列腺液在安碧如那能令人大呼救命的套弄手法下已经满
布整条鸡巴和睾丸,强忍着喷精的冲动把衣服脱完后大喊道:「仙子妹妹,帮你
脱好衣服了,沐浴吧。」

  安碧如也知道李大根的鸡巴虽然刚射过一次,但在自己足以令男人秒射的手
法下撑了这么久也濒临再次射精边缘,她可不想自己现在这动情的身子再次无法
得到满足,于是不再套弄鸡巴,而是握住不放手地向浴桶走去,李大根的大根被
挟持着只能紧跟安碧如后面,而且他也毫不担心鸡巴的安危,辛苦强忍着就是等
一刻,安碧如走得慢,他就时不时向前怼,那蜜桃型的肥美翘臀就这样一戳一戳
的逗弄着,逗得安碧如像是被挠痒痒一般咯咯笑着。

  赤裸相见的二人双双进入浴桶,李大根这时才真正能完全的欣赏这副完美的
绝色美人胴体,肤色洁白如雪,身上没有一丝疤痕或是胎记。

  一对能让所有男人沉溺痴迷不能自拔的硕大丰乳,偏偏那柳腰却是盈盈一握
而且毫无赘肉,那蜜桃般的丰臀既圆又翘,肉而不腻的性感长腿,完全就是葫芦
型身材的最佳表现,身上的每个部分都恰到好处的完美,最要命的是那眉目含春
的一双妩媚眼眸总是不经意的向大根抛媚眼,仿佛不把他迷惑得神魂颠倒就不罢
休。

  大根流着哈喇子欣赏,眼里只有这幅令人沉沦的画面。安碧如只好调笑道:
「再看这水就凉咯」

  大根回过神来笑兮兮说:「仙子妹妹,你这身子怎么也看不够啊,来来,我
帮你擦背」。

  安碧如白了他一眼:「色鬼。」

  然后就转过身去双手搭在浴桶边等着大根侍候。大根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不
安分的从安碧如的双肩开始抚摸,一路向下一直到那翘臀,每一寸肌肤都把玩够
之后,从安碧如腋下进攻那对嚣张傲人的大胸,安碧如腋下怕痒咯咯笑着向后趟
到大根胸肌上道:「不是擦背嘛,你这手很调皮哦。」

  大根边揉骚胸边在她耳边吹气:「这大白奶子有点污迹,仙子妹妹你平时洗
不干净,我得帮你洗洗啊」。

  安碧如被他在耳边吹气顿时酥软了身子,却是一掐大根的大腿轻声呻道:
「去你娘的,老娘哪里脏了?」

  大根被掐大腿顿时龇牙咧嘴,手上却不松手,反而加大力度,还用两指一把
捏住那粉嫩乳头向外扯去:「这里啊」。

  安碧如敏感的奶头被掐住扯着,头不自觉的往后仰,口中发出一声酥叫:
「噢,是,噢……对就是这里……这……里……得……大力点……洗干净……噢
……好舒服……继续……。」

  大根自然更加卖力地玩弄那对奶子和乳头,胯下的鸡巴硬如铁柱,不甘寂寞
地在臀缝之间摩擦,安碧如被挑逗得浑身舒爽,丰臀配合地夹住鸡巴扭起胯来。

  等欲火已经完全燃烧起来后喘息着对大根说:「好哥哥,妹妹的奶头都被你
扯坏了,抱我上去,来点实在的吧」。

  大根也早已急不可耐,仙子下令哪会拒绝,直接就是抱着安碧如的腿弯处一
把站起来走出浴桶向床上走去,如同小孩把尿的姿势即便是发情的安狐狸也是羞
涩难掩,干脆闭起不作声任由大根折腾。

  到了床边大根顺势把安狐狸跪放在床上,此时安狐狸姿势不变地望向大根,
银牙轻咬食指,眼神中充满渴求。

  大根一手扶住那又粗又长的鸡巴,一手五指张开摁住安狐狸的肥臀,对着那
粉嫩得出水的小穴往前抽送。

  当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开阴唇时安碧如闷哼一声后道:「嗯……慢………慢
点,嗯……好…哥哥你…鸡巴太……大啊」大字还没出口,大根挺腰往前一怼,
龟头强撑开那紧窄的阴道口进去了一半,仿佛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阴道里的嫩肉邹褶在淫水的润滑下紧紧包覆着鸡巴,毫无干涩摩擦的痛感,
但越往里面越紧窄,包覆感愈加强烈,进去一半之后只能先停下等淫穴里的嫩肉
适应。

  而安碧如从鸡巴顶开阴唇进入时一股充实感瞬间蔓延全身,并且随着鸡巴的
推进越演越烈,大根挺一口气怼进一半时已经眉头紧皱,全身绷紧如弓,浑身不
敢动弹,待淫穴逐渐适应那种充实感后再长舒一口气,致命的充实感替代脑子指
挥蜜桃翘臀轻扭着往后套弄,大根也咬牙忍住了淫穴包裹鸡巴的快感,开始抽插
起来,一时间只听到两人默契配合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狗交式的交配运动伴随着两人的呻吟愈发激烈,鸡巴抽擦淫穴的速度也快了
起来,不断累积的快感使这对淫靡的男女不顾一切地享受着肉与肉的摩擦所带来
的愉悦。

  最终抽插的速度变成一种有节奏的律动。「骚…狐…狸…大…鸡…巴…插
…得…爽…不…爽…」

  「爽…爽…哦…爽…死…老…娘…了…继…续…哦…不…要…停…哦…」说
一字插一回,断断续续的呻吟不断的持续着。

  「来了…来了…不要停…继续…要到了…啊…。啊…」

  只见那骚狐狸突然语速加快声音高昂浪叫一声,猛得一弓腰身,淫穴往前一
收脱离了鸡巴的抽插,哇啦哇啦地一股骚臊的尿水喷在床上,喷完骚尿后安碧如
身子酥软地往床上倒趴着,大根一愣心想:「真他妈骚啊」然后双手扶起白嫩屁
股,对着刚刚爽到喷尿的淫穴又顶开阴唇把龟头卡进穴口。

  双手抓住安碧如的手臂,此时安碧如刚高潮喷尿完,腿软腰酥正要叫李大根
等等让她休息片刻,还没开口提醒,李大根蹦腰提肛用力往前一顶,鸡巴大幅度
快速抽插起来。

  可怜刚高潮完余感未退的安碧如被这迅猛的突袭一下子插得七荤八素,眼前
直冒金星,口齿不清地喃喃道:「等…等…慢…慢点…老…娘…要…要…被…插
…死…了…插…插…死…插…死…了」。

  大根正干得酣畅淋漓,哪里能慢,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大力快速猛插淫穴,
甚至变本加厉把安碧如更往自己身上拉,鸡巴却加快速度狂怼。

  不久又听到骚狐狸大喊:「来了…又来了…你他妈又…啊…啊啊啊」。

  此时安碧如又一次猛弓腰身,但双臂被大根抓住,挣脱不得,强烈地痉挛着,
而大根继续抽插不让那骚穴脱离鸡巴的进攻,只感到淫穴中一股暖流涌出充满内
腔,随着鸡巴的抽插有规律地喷晒出淫穴,比上一次更多更强烈的高潮喷尿直叫
安碧如爽得爆粗:「我操你妈…我操…你他妈…爽死老娘…啊」

  连续高潮让安狐狸忍不住爆粗,而李大根一番狂抽猛插后快感也累积到一个
临界点,但还没到射精的点上,于是速度开始放慢,力度也迅速渐弱,再鸣金收
兵,暂作休整,淫靡的床站暂告一段落,两人保持狗交姿势不变,安碧如跪趴着,
背上伏着李大根,男女各自回味余韵,房中只剩下大战后的慢喘声。

                第三章

  当房中二人喘息声渐渐变得平静后,大根恢复精神,依旧坚硬如铁的鸡巴地
在安碧如的温软湿滑的淫穴中跳了跳,暗示第二回合床站即将继续。

  安碧如强烈的喷尿的两次高潮余韵也逐渐褪去,感受到肉穴里的鸡巴又在跳
动的时候转头瞪了大根一眼:「你这色鬼还没吃饱?还要操弄老娘多久啊?」

  大根贱兮兮的淫笑道:「仙子妹妹你的妹妹也吃饱了?是怕吃撑了吗?」

  安狐狸虽然被那大鸡巴操喷了两次,却不甘示弱的回怼大根:「怕我吃撑?
我要真铁了心要吃你小弟弟的话,怕是你会被榨干哦,明天下不了床可不要怪我。」

  大根满不在乎道:「骚仙子啊,我怕个卵子哦,下不了就不下好了,今晚我
不射空精卵袋里的货不罢休,就怕你吃不消呢」

  「是你自己作死那到时候不要求饶,尽管放马过来吧」。

  一对痴男欲女立下战书后换了男上女下的传统交配姿势又展开了新一轮床站。

  以这个姿势肏弄会让女方肉穴无法逃脱只能完全承受鸡巴的冲撞,本来以大
根鸡巴的长度如果完全尽根插入安碧如的骚穴是会插到子宫底部的,但安碧如身
负绝世武功,对自身身体的掌控已然达到极致,所以即便之前狗交式肏穴时也控
制着鸡巴肏穴的深度,最多就是有几下顶到了子宫颈就不得寸进,子宫口控制着
紧闭如黄花闺女般矜持,始终不让鸡巴得逞。

  正因如此大根的粗长鸡巴始终未能够全根尽插入那销魂蚀骨的骚穴当中。

  现在换成传统姿势后安碧如已经无法控制身体幅度只能依靠意志紧闭子宫口
防止大根那鸡巴的侵袭,因为她知道若是这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插到子宫内那种被
突破最后底线的禁忌感加上实实在在的充实感绝对会让她疯狂,有可能就此沦为
这变态鸡巴的吞精套子。

  大根现在专心至致的只想尽情肏弄眼前这骚绝人寰发情美人,双手不停搓揉
那对雪白丰满的骚奶子,挺立发硬的奶头被满口黄牙的大嘴轮流咬扯着,像是要
吃奶一样不停吸吮,双脚脚掌支撑着腰胯上下大幅度起伏,鸡巴在安碧如那一直
流着骚水的淫穴中大开大合地肏干着,龟头总是插到底后顶到了子宫口微张。

  大根已经女人的淫穴已经被干到底了,可是有时候肏得猛的时候明明感觉还
能再肏深一点,鸡巴还有部分始终未能插入骚穴。

  大根心有不甘偏不信邪,于是又把姿势改变,双腿站稳扎好马步,半蹲着如
练武之人每日练桩一样,双手抓住骚狐狸的洁白细嫩的脚踝向她头边压去,安碧
如身为练武之人身体的柔韧性自然远超常人,只见那身子被折叠成小腿已经到了
美人脸旁却是毫无异色,反而一脸惊喜地问道:「你这色鬼还会这招?」

  大根此时已经肏了那骚货半个时辰,却始终有几分不够尽兴,现在摆成这个
姿势后看到这绝色美人不但没有不适,反而好像有点兴奋,于是大根也不管是否
会肏伤她,大喝一声:「骚货,看我不肏死你。」

  深吸一口气后,腰部发力,提起屁股后大力往下一坐。

  这一坐让骚狐狸心生危机,果不其然,这样暴力肏干淫穴直接让骚狐狸破功,
一直死顶着紧闭的宫口有了投降开门的迹象,可伶安碧如苦苦坚持了这么久的最
后底线已经开始溃退。

  但现在的暴力且非正常的肏穴也她感受到久违的无上快感,嘴上娇喘呻吟道:
「哦…哦…又是这样…爽…好爽…这大…鸡…巴…肏…得…我…太…他…妈…爽
…了…,哦…对…就是…就是这样…不要…不要…停…不要停…继续…再大力点
…我要…来…来了…啊…啊啊啊啊。」

  淫靡的呻吟就像是最猛的春药一样刺激的大根的听觉,眼前美人眉目含春的
骚浪媚态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加上鸡巴传来淫穴媚肉全方位紧裹的体
感,大根已经到了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射精时刻,正所谓乐极生悲,本来家穷没钱,
那破床也是风烛残年的摇摇欲坠,现在这对狗男女不顾一切的激烈肏穴使破床正
式结束它的使命,只听啪的一声四条床脚同时断裂,床板被压得弯沉下去,两人
保持姿势连着床板一起落到地上。

  「啊啊啊啊…」一声长啸,大根的体重以龟头为突破点强行顶开骚狐狸的子
宫口长驱直进一插到底,终于整根鸡巴毫无保留肏进那骚穴当中,没有一点缝隙,
精卵袋子也差点塞进穴中。

  顶开那顽强的子宫口后整个龟头塞进了子宫内,马眼大张,浓稠的精液如憋
了一夜的尿一般狂涌而出,瞬间填满整个子宫,剩下的已经强行喷出骚穴打到卵
袋上。

  安碧如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被破防线,龟头肏进子宫顶满的时候那种被
侵犯到极致的快感已经让自己爽到眼泪都不争气的流下,当喷精持续着让淫穴都
装不下喷出来后更是两眼翻白,舌头如母狗一般伸出来垂在口角边,脑海一片空
白,全身不断地痉挛抽搐,爽到要升天感觉。

  大根一边喷精一边头颅上下摇摆,显然这次的射精也是人生中最舒爽的快感,
浑身舒泰,身上的毛孔都张开。

  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快感令这对狗男女只顾着享受此刻的美妙,久久无言。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peter 于 2021-2-23 23:4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peter 金币 +6 感谢发帖! 2021-2-24 06:49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2
TOP

新的家丁H同人啊?支持一波,希望能看到更多好文!

TOP

又来一波新的,不错不错,期待后续其他女的

TOP

极品家丁看的时候就想着把这几个都爽一把,还有萧夫人一起收了吧,其乐融融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2-25 07:02